【父親往生記實:殊勝的超度-來自亡者的感謝】

台北 明心精舍 弟子 法山
2007年3月

《明心精舍法會功德,父親得以延壽兩年》

因無明習性故,父親生前不但不信佛法,並且時常毀謗三寶。記得小時候父親為求明牌,曾於家中設置佛龕,但是幾次失靈後,神桌上的神像即遭父親刀斧相向,鐵鎚伺候,難逃被支解、丟棄的命運。此外每逢附近的廟宇有法會佛事時,家父亦常於法會當中大聲漫罵,譏諷信眾……凡此種種不知幾何,因此父親生前非但沒有累積下任何的善功福德,反而造下許多惡業。

民國93年8月間,父親因身體不適至榮總就診,赫然發現其為末期食道癌,經由電腦斷層掃描片中,看出父親的食道因被腫瘤堵住其細如針管,連水都喝不下去,枉論其他飲食。其間父親飢渴難奈,但面對眼前的飲食竟無一能食,就算勉強吞下,亦隨即痛苦的吐出,一副餓鬼道的情景,活生生的出現在我的面前。因其腫瘤太大無法開刀割除,遂以化療、電療為其診治,但醫療無效 ,病況急轉直下,二週後院方放棄治療,送入「安寧」病房,並發出病危通知。此時家族成員全部到齊,商討父親的後事

這時的我已一心依止明心精舍 德威仁波切修行佛法有一段時間了,剛巧 上師正在台北舉行為期將近一個月的法會;第二天我馬上為父親報名德威仁波切主壇的的放生、火供、灌頂教授時迴向等一連串法事。當天晚上即看見一群父親的冤親債主,掐住我的脖子把我壓得喘不過氣來,並警告我不要多管閒事;但我仍咬緊牙根持續為父親報名,並親自參加明心精舍的各類淨障祈福法事

這時突然奇蹟發生了,原本已進入彌留狀態的父親竟奇蹟式的好轉,最後居然活蹦亂跳的出院了。但是出院後的父親,依然故我,仍舊沒有好好保養身體,仍然是煙不離手,隨身帶酒,不信三寶,就這樣又過了兩年多

今年一月底家父突然一反常態的,向許多人懺悔其生前種種惡業,並請求他們的原諒…過沒幾天,隨即在2月1日於板橋 亞東醫院捨報往生。

《亡父的信息》

當我與家人為家父臨終助念時,又見到一批冤親債主前來障礙家父,於是我觀想頂戴上師 德威仁波切祈請加持,並虔誠的為他們開示,這時出現了一朵光耀絢爛的大蓮花,原本要障礙家父的冤親債主們,在上師與阿彌陀佛的慈光加被下,都登上了蓮花寶座,消融於西方淨光當中。但家父卻因業障所蔽,反而見光卻驚惶逃避,隨即進入了中陰前的昏迷狀態。

隨後幾天,家父每天都來我這「避難」與「求救」,因為有許多兇猛可怖的妖魔鬼怪,喊殺喊打,不斷的追趕追殺他…因為心中害怕的緣故,家父緊緊抓著我的手死命不放;但無奈在業力的牽引下,家父終究被陰差鬼吏們,拖向又黑又冷,深不見底的地方。望著家父那驚恐的眼神,及逐漸消失於黑暗深淵中的身影,而平日疏於修持的我,此時深感無能為力……於是我決定召集兄妹們,商討如何救助父親,脫離中陰險境。

次日晚間,家人齊聚一堂商討著……突然間內人變得有點異狀,隨即發出陣陣熟悉的咳嗽聲,…咦!那不是父親的咳嗽聲嗎?此時家人齊聲驚呼『爸爸來了!』,父附在我內人身上在一陣聲淚俱下的哭泣後藉著內人的口淒厲的訴說他現在的慘狀並交待以下事項

  1. 四十九日內每日家人須持續以 德威仁波切所傳白餗」香供儀軌供其飲食,並表示如法修持明心精舍「煙供」等供養儀軌不但亡父他可得大利益甚至連那些陰差鬼吏們受供後都對他特別好
     
  1. 他這輩子沒積下任何的善功福德,最後得度的機會四十九日內佛事超度,這一切事宜皆要求由法山安排,並表示所有的功德金都要由亡父自己出,這樣他才能得到全部的功德。
     
  1. 很感謝法山曾在明心精舍為其所作放生、火供、灌頂教授時迴向等一連串法事此舉令他整整延壽了兩年多,這是陰差鬼吏告訴他的;並表示希望家人都能在生前多供養三寶廣做佛事,以免落得像他現在的慘狀

亡父強烈希望得度的神情,以悲切的語氣懺悔其生前的種種惡行…,在「將軍(父親此時對陰差鬼吏們的稱呼)」二次的催促下,父親不得不離開我們,臨前還特別強調一定要請法山的金剛上師 德威仁波切為其超度一定一定要!

《2007年3月14日台北明心精舍的殊勝超度法會》

3月14日我們為父親報名參加了明心精舍空行心滴超度法會

金剛上師 德威仁波切陞座後,法會才開始,就發現許多當日有報名參加超度法會的師兄姐們,身邊都跟著若干亡靈眾生,原來這些亡靈都等不及唱名,一開始便跟隨師兄姐們進入會場了。

法會在莊嚴的氣氛中進行著,「驅魔結界」時,看到了許多魔障眾生,在飽餐一頓後,隨即歡喜離去。

到了「召魂唱名」時,只見被唱到名的眾生,由四面八方而來,恭敬的向上師頂禮後,每人領到一朵由空中化現,光輝絢爛大小不一的蓮花,然後欣喜的安住於超度牌位;除了他們外,尚有許多層層圍繞,無法以數計的眾生(應該是與會師兄們的先祖亡靈,累世冤親債主、水子靈、纏身靈等等?)皆齊聚會場,期盼著法事。

這時上師拿出一圓鏡,由此鏡放出祥和的白光照向接受超度的亡靈眾生,接著上師以寶瓶甘露水淋鏡時,只見甘露水滴到鏡面時放出白色光明射向亡靈,此時見到亡靈眾生們,好像淨化了業障,露出舒暢快活狀。

接著上師以「三字咒」焚化淨治亡靈眾生靈體六處的業氣能量,這時亡靈們心中出現一個似藏文「」的光形字,並且為一尊光形似耶喜措嘉佛母的光明所籠罩。

接著上師修「遷識頗瓦」時,從虛空中放下無數的光明金鉤,由上往下勾住所有的眾生的心識,隨著上師一聲「嘿」呼聲;好像一股強大、柔和、無可抗拒的力量,將亡靈眾生們的神識提起融入虛空中而消失了形相(也有部份亡靈好像金鉤抓不住似的,在中途掉落的,可能是業障重,需要多超度幾次吧?)

法會快結束時上師以寶瓶水加持剩下的亡靈,只見一股強光貫入所有亡靈心間,好似令無法一次得度的亡靈眾生淨化了業障,都露出欣喜狀。

那夜的法會真是無比震撼的經驗,返家途中,亡父歡喜得度的幸福神情在腦海中縈繞久久不能散去,我覺得做為 德威上師的弟子,真的好幸福!

《來自亡者的感謝》

次日晚間家人齊聚一堂,討論著前一天超度法會的情形(因為小妹及三妹也有參加法會,報名超度水子靈及纏身靈)。正當討論時,內人又變得有點異狀,隨即突然正襟危坐,面帶微笑,向著虛空雙手合十,原來家父又附在我內人身上,在大家又驚又喜的眾目注視下,亡父藉著內人的口,以沈穩語調向大家說:

自己的悔過你們子孫的孝心以及有幸得真正証悟上師加持的福緣我已由上師及佛菩薩的無上加持力得度現在安住於寶座之蓮花日月輪上明白自心體性空寂已不戀世事只因想利益其他眾生才重回人間我自己的經歷告訴大家讓大家明白佛法的偉大殊勝與依止上師的功德利益,.....」。

這時家人非常高興的圍著亡父附身的內人,七嘴八舌的問一大堆問題,亡父也逐一回答:

  1. 亡父首感謝法山 德威上師為其超度,使其痛苦深淵中得以解脫出來離苦得樂
     
  2. 亡父生前沒積下任何善功福德,並且毀謗三寶、譏諷信眾、甚至犯下了五逆重罪,原本要直墮三惡道的;但有幸得 德威上師之超度接引,他現今在彌勒淨土的兜率內院,既享天福,又得以薰習無漏佛法。亡父非常的感謝 上師,且 上師的功德証量讚嘆不已
     
  3. 有關小妹的纏身靈,在小妹平日的修持「煙供」的供養迴向、及這次明心精舍殊勝的超度法會加持下,原本充滿恨意的纏身靈,已轉變為護佑小妹的貼身護法,請放心。
     
  4. 至於三妹水子靈的問題,在這次超度法會中,所有的水子靈都被安置在一個類似「托兒所」的地方,其間有佛菩薩、護法聖眾的悉心照顧,又能接受佛法的薰陶,待其功德圓滿後即可直生淨土,獲得究竟圓滿的解脫。
     
  5. 最後亡父勸大家要以他為鑑,不要像他一樣,至死後才知道佛法的殊勝與真實不虛,希望大家當下即要努力修行勿再蹉跎光陰浪費生命,此外亡父也告誡大家,跟隨 德威上師修習佛法是最殊勝穩當的途徑

在大家歡喜讚嘆聲中,結束了這場溫馨的父子冥陽會。

此時心中深深的覺得,連生前不信佛法且造下不少惡業的父親都能在恩師 德威仁波切的殊勝超度下往生於彌勒淨土足見 上師的証量與佛菩薩無異而上師對我等弟子的恩德猶勝於千佛。今生有幸得遇明師,願盡一生之力追隨上師修習佛法。

今將家父真實不虛的往生見聞撰述於上,希望能對芸芸眾生提起正信趨入正法有所幫助;若有絲毫功德,願毫不保留的:

供養具恩根本上師 德威仁波切,祈願上師身體康泰、長壽自在、弘法利生事業無礙圓滿

台北 明心精舍 弟子 法山 叩首頂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