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止金剛上師 德威仁波切學法經歷】

洛山磯 明心精舍 弟子 曾宇霙

十多年前的今天,我第一次參加了 上師舉辦的「大圓滿教授閉關法會」,那年我四十出頭,人生的酸甜苦辣皆已嚐過,總覺人生好好壞壞沒個了,心很累很累。

巧逢好友茱莉告知,她上師在活佛昇座後舉辦第一場對外公開的大法會,我正迫切的需要洗滌身心,所以就報名參加了。

我早年曾接觸過印度的一個止觀禪修教派,非常嚴謹精進的修練了兩年,但因上師遠在印度,一些達達(老師)們偶然雲遊來此,語言不通,雖有心禪修,但有了疑問也不知去那找答案,久而久之也就放棄了。

我從未接觸過佛教,對佛學名詞更是一概不知,但第一次聽到金剛上師 德威仁波切以悅耳流利的中文開示,字字入心。在靜坐中依照上師的引導,多年苦思不解之處當下得到了答案。

並且當晚就在夢中見到 上師,親切詢問“明白了嗎”? 從此即使在法會後的日常生活,也開始覺得很踏實,知道已遇到了明師。

大圓滿法會的第三天回家,就開始了『四加行』的功課。 從此依 上師的引導,開始了金剛乘佛法的實修,很快沒什麼障礙就修完了『敦珠新伏藏四加行』,接著專注於『本尊瑜珈』的修持,也常有機會聽聞 上師的法語開示。

記得剛開始時總跟 上師請求,如要開示明心見性的口訣時,一定要先告知以便安排時間參加, 上師總是微笑點頭。一次有機緣和 上師及幾位同修坐飛機去舊金山,很幸運地又剛好坐 上師隔壁,在飛機上和 上師的一句對話,突然經驗到世界變得無限大,心離念清明,機上的人、事、物都照常在眼前發生,眼看耳聞,但心像清明的虛空,外境過不留痕,法喜充滿。那幾天我發自內心的微笑掛在臉上從未斷過,這是我跟隨上師修行一年半後的難忘往事。

上師大徹大悟的明心見性証量加持力,讓我很快對心與本性有了無法言喻的體驗與入處,好像從夢中覺醒,明白解脫在內不在外,找到了安心之處。到現在日子還是白天黑夜一樣的過,但隨緣度日,心已不再累了。 

我終於了解,上師明心見性的口訣,不僅在他的每次開示中,更在於他的平時的一言一行之中。如聽者有意,他講的每句話則句句皆能引導啟發智慧。

這十多年來一直不斷地體驗到 上師不厭其煩傾囊相授的苦心,以及對弟子有教無類的慈悲。同時也深感雖佛法無邊,但無師難入,依止一位有証量明師聞思修的重要性。非常慶幸與感恩能跟隨這麼一位智慧慈悲的上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