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持「四加行」中「金剛薩埵」經驗覺受記實】

洛山磯 明心精舍 弟子 法光

於實修「大禮拜」期間的同時,亦同時修持金剛薩埵甘露淨障法,持誦百字明咒,因遵師囑先全力修大禮拜以建立基礎,以致百字明的進度遠較大禮拜為慢。

初入明心精舍不 久,就巧逢上師舉辦「頗瓦遷識法」閉關。在此之前,弟子從未聽過「頗瓦遷識法」,當日前往參加,在灌頂、傳經、教授後,上師帶領同修,依照上師所傳口訣,觀出中脈及命氣風明點,多次呼「嘻、嘎」時昇降明點,漸覺得頭頂梵穴疼痛異常,最後頂竅好像開了張口,覺得上師及佛菩薩的加持力源源不斷,全身如通電般,由頂竅灌入全身,繼續修持覺受更為深入。最後上師詳細教授開頂的外、內、秘驗相,及一切細節。

關期結束時經上師檢驗,告知梵穴已開啟,今後如何繼續守戒精進修持的細節,以確保頂竅梵穴的開啟,並勤修本尊相應,如因緣具足,今生壽命結束,能往生蓮師或阿彌陀佛淨土,永出輪迴。上師及佛恩深厚,實令弟子感激涕零。

此是外話,但自從頗瓦閉關後,每次不論修任何法,都可由梵穴感到上師及佛菩薩的加持力。在持誦百字明咒的這段期間,經常是整天梵穴通電發麻。

在誦百字明咒至三萬五千遍的某日晚,於睡夢中,自己身處於一大型法會,某位佛菩薩在台上傳法,弟子坐於其右側前面三四排的觀眾席上。奇怪的是,上師竟也在台上,看到弟子並點頭微笑致意。約莫半炷香的時間後,突然我的左鼻孔流出鼻血來,愈流愈多,以致於手掌都接不住時,我就站起來蹲在座位前,開始是流出半黑色但透明的液體,然後愈來愈濃如瀝青般的黑色液體,最後竟流出雙排合一的蟲體〈補註:如各位學過生物學,人類的遺傳基因DNA,是一種雙排的結構〉,流得滿地上都是。坐在我左側的同修,當時就站起來,走到後方房中,拿出抹布和紙來幫我擦,但因穢物太多,擦不勝擦,又返回洗手間拿出掃把和畚箕,此時只見滿地全都是黑水和蟲體,我鼻血已停,立即接過掃把畚箕,將地上的黑水、蟲體全部掃入一水桶中,拿到洗手間倒掉,用衛生紙堵住鼻孔,再回會場坐下,繼續參加法會,這時夢就醒了。這夢境栩栩如生有如白日醒時經驗,與以往夢醒就漸忘記的夢完全不同,到現在想起來還清清楚楚。

奇怪的是,所有黑水與蟲體,均只從左側鼻孔出,而非從右鼻孔或二側鼻孔同時流出,並且流了很長時間。

後稟告上師此夢,上師觀察後告知,脈氣道內功瑜珈士二鼻生死門的深奧道理,以及金剛薩埵法某種程度相應時,業障減輕的種種覺受,這是初步得上師本尊加持消業障的徵兆,生活與修道的障礙將會漸漸減少,並咐囑以平常心視之,當作鼓勵繼續精進就好,不必特別執著,或生出希求感應之心,免生障礙。

在這次夢境後的修行及生活,都屢有吉兆及好轉,之後繼續精進,很快完成了十萬遍百字明咒。如法修持就能速得上師及佛菩薩的加持,清洗無始劫來罪行深重的身口意三業,誠覺佛法的殊勝偉大與真實不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