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超度法會卻在紐西蘭同時感應護法除障記實】

紐西蘭 弟子 翁昌黎

2003年七月,發生了一件記憶中終生難忘的事件。

當時弟弟昌尉僑居紐約,大約兩年前就已經皈依了 金剛上師 德威仁波切,進入明心精舍修行佛法。由於我遠在南半球,別說向仁波切求法,就是見上一面都很困難,當時對仁波切的認識,是從弟弟寄來的法會簡介,還有網站上的資料。雖然網上的文章只看了幾篇,但對 德威仁波切卻生起了深刻的信心。

2003年七月某晚間,我作了一個奇特的夢。夢中見到 德威仁波切身著褐紅色法袍,在對面對我說:『我要介紹我的護法給你』。正納悶這是怎麼回事時,忽然從空中緩緩降下一尊黃色的,像是唐卡上繪製形相的護法。

當祂完全降落在地面時,我仔細一看,護法身體主色是黃色,還有其他花紋和裝飾,獸頭人身,好像有三個頭,在正常的頭上又有兩個像頭飾一樣的小頭,形成大中小三個頭依次排列而上,頭部感覺上像是獅子或麒麟,但身體和行走都是像人一樣直立,如果沒記錯的話應該是兩條腿。

忽然發現媽媽站也在我身邊,我們小心翼翼地看著祂,忽然有聲音從空中傳來,仁波切告訴我們護法神非常大力威猛,必須在身上蓋個東西保護,不然怕會被弄傷。這時我跟媽媽手上,不知何時已經出現一條像是中東地氈的布,我們用這條布氈圍住身體,將自己保護起來。護法從我們前面經過,形相非常威猛,身體好像充滿能量,還發出像獅子一般低沉的吼聲。我跟媽媽雙手合十,恭迎護法神從我們面前走過,當時我內心其實相當害怕。

一瞬間突然發現,我跟媽媽已經來到了一個好像是體育館的大會場, 德威仁波切及護法神就在會場中央,似乎在進行著什麼儀式,而我們自然就坐在觀眾席上,腿上還蓋著那條氈布。周圍似乎有很多人,但我卻沒心思注意,只是全神貫注看著會場中央的 德威仁波切及護法神。

過沒多久,我們突然又來到 德威仁波切及護法神身旁,距離護法神是如此之近,更加覺得其威猛無比。正當我以為一切都已經快結束的時候,護法神忽然大吼一聲,縱身跳起到我身邊,我大吃一驚,正驚魂未定之際,卻於極短的瞬間,見到護法神已經彎著腰,將頭伸到我身邊地上,怒吼著吃掉一些東西。

我定神一看,原來我身邊地上有許多的小人,身形大約只有十幾公分高,身著不同顏色的衣服,在兩三秒的時間內,就通通被護法神以快的速度吞下肚去,這個場景真的只能用震撼來形容。

我醒來時,還在想著剛剛護法神吞食小人的景象。做完這個夢,我沒跟任何人提起,連媽媽都沒提起過,我想是不是因為想像力太豐富了才會夢到吧,所以也沒太在意。

一兩天之後,弟弟從紐約打電話過來,忽然很神秘的問我,最近有沒有夢到什麼奇怪的事情,我心裡很訝異,他怎麼會知道我這一兩天做了印象深刻的奇特怪夢,於是就將夢境告訴他。

他問我做夢的日期及時間,詳細推算後,很驚訝的告訴我,那天 德威仁波切正在紐約舉行法會,好像是廣深法阿彌陀佛的會供與超度大法會。因為媽媽那年正好沖太歲,他幫媽媽報名超度,解冤除障,並且也幫我報了名,立了牌位,超度累世冤親債主纏身靈。

在這之前我從來沒聽過這個法,沒親自見過 德威仁波切,也沒參加過仁波切的法會,更不知道遠在紐約正在舉行法會。卻正好在超度法會的同時夢到以上的奇特經驗夢境中 德威仁波切在法會中引見護法神護法神度走了冤親債主纏身靈這震撼的經驗至今還歷歷在目

這件事發生之後讓我對上師和傳承的力量更具信心,逐漸的,生活中很多災難和違緣亦消失於無形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