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止金剛上師 德威仁波切學法經歷】

洛山磯 明心精舍 弟子 明峰

十幾歲的時候,也不知道是什麼因緣,我就很喜歡聽顯教法師講經,特別是參加密宗的法會,只覺得法喜充滿。每次都騙我媽媽說去補習班,其實我都是去參加法會。雖然那時懂得還不多,很多密宗的名詞都尚在慢慢學習中,不過還是很開心能生長在佛法昌盛的台灣,常有機會能聽到許多仁波切和上師的開示與灌頂。

大學三年級的時候,在網路上無意中看到了明心精舍的網站,我把 德威仁波切寫的『什麼是正信密宗』、『寧瑪派大圓滿介紹』、『認識金剛乘佛法-釋疑解惑』download下來研讀。

當時覺得這位上師必定是有修有證,有大成就;不然不可能把深奧的傳佛法,寫的那麼清楚淺顯,用三言兩語就道破其中的關鍵。

在那個時候,我已經讀過市面上很多密宗的書籍,但這些書的內容都是人云亦云,有些是翻譯的,有些是東抄西抄,如果一般人對密宗未有正確的認識,反而越看越迷糊。對我來說都比不上 德威仁波切寫的這幾本書來的清楚明白,那個時候我就知道,美國洛杉磯有位 德威持明丹珠)仁波切,發願將來一定要見見這位上師。

沒想到大學畢業後在當兵前的幾個月,有一天竟然看到 德威仁波切在台北舉行法會的法訊,記得那時法會地點是在「教師會館」,我就一心歡喜的去參加,從此與上師結上法緣。

法會後沒多久我就去服了快兩年的兵役,接著又去澳洲唸了幾個月的書,最後決定到美國紐約唸研究所。

去到紐約後,恰巧又逢 德威仁波切在紐約 法拉盛的精舍舉行法會,從此以後,只要知道德威仁波切在紐約傳法,我一定抽空從紐澤西州開車換公車再搭地鐵去參加法會,紐約的法會場地不算大,但卻場場座無虛席。

而我研究所畢業後,就決定搬到洛杉磯工作,從此就正式進入洛杉磯 明心精舍,依止我的金剛上師 德威仁波切修行。

上師乘願再來,所展示的甚深智慧與精深証量就像磁鐵,所到之處都吸引了有心深入佛法的華人弟子,各地都有入室弟子在精進修行。上師希望能多培養出下一代的佛法人材,為法務不辭辛勞四處奔波,每年要乘二十多次的飛機,洛山磯反而成為休息與閉關之處,並不常有公開初級班的教授,只專注於培植依止多年入室弟子實修寧瑪派三年閉關次第。

洛杉磯精舍的師兄姐,大多都跟隨上師學法至少有十年了,都非常清淨守戒與精進實修,師兄跟師姐對我這個糊塗又不太精進的小師弟都非常的照顧。除上師在洛杉磯時的定期教授同修,每周末這些師兄師姐都自動自發的來精舍參加一日四座的閉關共修。

上師授法精譬善巧,將金剛乘佛法從「本尊瑜珈」到「頓悟見性」的秘訣,用很多巧妙的例子解釋,由淺至深層層引導,使弟子能超越原本難解的文專有名詞外相,將深不可測的最高深道理,變得非常單純。並且為了確定弟子完全明白,反覆由不同角度切入解說,直到弟子的見地無誤,有能力自己起正修。

當弟子「本尊瑜珈」的複雜儀軌流程外相熟練後,上師開示秘訣後帶領同修明心見性後心氣起用的「三密相應-自性本尊氣功」:

妄心在大圓滿見下自解脫成本性-淨光意瑜珈

真實體認自性明空不二、心氣不二後,修鍊原本週遍法界的自性真如心氣如何自在起用-語瑜珈的修鍊;

自性能生萬法,修鍊自性心氣現起身外智慧幻身的神變-身瑜珈由法身現起報身的修鍊;

在上師的加持引導下,弟子很快能超越法本文字,體認到佛性原本具足如來智慧德相,所有儀軌複雜外相濃縮成極單純的明心見性大圓滿境界禪修;不但能真正面見自性法身,並明白起用的奧妙;當初法藏比丘在証入無量光法身後,如何心力能現起阿彌陀佛與西方淨土;觀世音菩薩是如何超越世出世間,千手千眼聞聲救苦。這種修道上甚深難解的奧密,在上師大徹大悟的証量下,能迅速加持一心依止的入室弟子,面謁智慧本尊壇城的境界。

這種揭開自性奧密的教授有如醍醐灌頂,能使弟子茅塞頓開;這種証量與大加持力是只有在祖師傳記中才聽聞過,是我多年求法在其他上師或道場處未聞未見過的。

上師非常的隨和平易近人,但對弟子修行上的要求卻一點也不放鬆,要求每一位同修『四加行』都要盡快做完;之後傳授『本尊瑜珈』閉關時的完整修法;除了轉三業成三密的正行見地修法,並且要求弟子對所有本傳承常修三根本的佈壇、食子、事業金剛部份、閉關時一日四座六座的詳細流程及注意事項都要非常熟悉,直到自己有能力單獨閉關;再要求入室弟子累積至少一千座包括會供的本尊瑜珈禪修,以得到三年閉關中修『生起次第』部份的相似經驗。經檢驗合格的弟子,再傳授『圓滿次第』內功六法等以上的法要,並監督弟子如法的實修。

老實說我多年學法經歷過不少密宗道場,都沒特別要求弟子做『四加行』,或一千座的『本尊瑜珈』;因此學了許多法後,不見得明白修証次第;也不懂完整的食子做法、事業金剛、閉關流程,可說根本不知如何真用功;更不要說在上師嚴格的授法及監督下,多人實修完成各次第,真正生出經驗覺受。

德威仁波切的無私授法與嚴格要求,真是用心良苦,就像古人說的:「嚴師才能出高徒」,真正在為佛法培植下一代的人材。

有一次我有幾個修持上比較關鍵的部分想請教上師,但我膽子小,還在家裏想要不要問上師。沒想到神奇的是在兩天後的「實修法要」教授上,上師把我心裏的問題全部解答完,並且一題都沒漏掉。法會完之後我跟上師報告說上師您太利害了,我都還沒問,您就已經把我的問題全部解答完了,上師只是慈悲的笑看著我。

上師的「實修法要」教授,通常事先並未預設標題,上師也不需事先準備,一上法座在甚深禪定中,依弟子心中迷惑因病予藥,心中自然流露出當機的教授。隨上師修法以來的覺受感應很多,實在很難用一篇短短的文章敘說完畢。

上師善於因材施教,能根據弟子的根器,一語道破弟子們修行上的問題;並且無私的將修持有關口訣與極秘心要合盤托出,希望弟子都能早日成就。我們真是非常有福緣,今生才能遇到明師正法,很快在見地明白後,能依如法次第實修,不致蹉跎時間或走入歧途。並且只要一心依止精進修持,由上師的傳承加持力,不須長時間就能生出覺受,不斷提昇。

上師的願力宏深傳法不辭辛勞,短短幾個寒暑,就有許多宿世有緣的弟子,得到皈處一心依止,不必再尋尋覓覓。希望上師能長住世,讓更多有福緣的弟子,能依止當世真正的明師,不必多繞冤枉路,就能在修道之途直接迅速地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