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認識的金剛上師 持明丹珠仁波切】

多倫多 明心精舍 弟子 陳淑芬

由初認識根本上師 持明丹珠仁波切,受教,到今天深心依止,已有數年的時間,在此談談我個人的經驗,與大家分享。

頭一回見上師是在普濟寺,當時正想找一位上師學法,從報紙得知上師的灌頂法會,就上網查找上師的資料來了解上師,正好找到了上師寫的《略述密宗法門》,一看之後,頗歡喜,怎麼感覺如此入心,深合大乘經典之意趣,同時也很開心,天下去那裡找這麼稱心的上師!偏偏這麼容易讓我碰上,真是太好了!吃完午飯就早早到普濟寺等候。

聽了上師上座開始說法之後,覺得上師講法深入淺出,自然如行雲流水般滔滔不絕,引經據典均是順手捻來,而且條理清楚,明白易懂,似乎完全忘記了時間空間,把我的心帶入了另一個世界,五點鐘應該結束的法會居然講到六點多才完,看得出上師很認真,很想把完整的法要告訴我們,免得我們一知半解。

從我認識上師到現在,覺得上師不僅教學認真負責,而且所教法義直指人心。上師是修行大圓滿法而得成就的,他在每一個法的教授都融合了大圓滿法的見地。一個單純的「金剛薩埵淨障法」,整整講了一日,由因緣果詳釋「息災淨障法要」,並融合自性本尊瑜珈、大圓滿的「見、修、行」,連如何落實在日常生活,一天二十四小時如何保任都講得一清二楚,讓人感覺到上師的確是毫無保留,誠心誠意地把自己了悟的法要都合盤托出傳授給我們。經過這種完整全面的教授,各種不同層次的佛友都能得到很大的收獲和啟發。

「財神法」看來像是為求世間資糧財物而修的有為法,可是在上師融入布施種福田、與眾生結善緣的因果道理、福慧都需具足的成道次地,大圓滿見智慧之後,卻變成啟發人領悟「世俗福德、勝義智慧」並重的究竟法要,並知如何在日常生活積福結人緣以種得樂之因。

一個周末的「阿彌陀佛灌頂與往生淨土法要教授」,詳細教授了顯密阿彌陀佛淨土修法,除依釋迦牟尼佛經典開示的西方淨土修持法,並融和了密宗祖師面見阿彌陀佛,得西方三聖親授的傳承法要,彼此互相印証,一切理論與實修的內容,悉皆完備,一些修淨土多年的老經驗同修都讚嘆,不但多年聞思修所學完全沒有超過這次教授範圍,並且大開眼界,使多年所學更加融會貫通,有所啟發,而新受法者在此一周中,已掌握了顯密淨土法要的心髓,只需落實於實修。

「大圓滿法」閉關教授中,除了詳細指示漸修頓悟的法器與道路,以及如何由皈依發心、止觀禪定的實修,成為清淨法器之外,更在引導加持下,直指自性,使不同根器的聞法者當下得到啟發,對自性有所體認,明白了參心悟道的正途,並使許多佛友遣除了多年的疑惑,有所突破。

上師在短時間的幾次法會,能圓融顯密佛法的心髓,精譬直指了今生、來世、究竟的離苦得樂之道,聞法者無不法喜充滿,頓得皈處。

上師待人很慈悲。雖然每次法會結束時間都很晚,仍然有很多人圍著上師問這問那,上師總是微笑耐心地回答問題,直到每個人都滿意地離去。上師充滿著慈悲和智慧,並不像想像中傳統拘謹的聖人,而是像密宗祖師帝洛巴瑪爾巴一樣,在証到覺悟解脫的自性智慧後,隨緣過著入世的生活,同時住在甚深禪定中不離真如智慧,也不會刻意想把他的學生塑造成怎麼樣的人,他只是帶給學生解脫自在的法甘露,用點言片語,啟發學生去參悟心的本性,很隨緣隨意地用自己的慈悲智慧影響著身邊的人。另一方面也嚴格要求真誠一心依止的入室弟子,不離世俗生活,如何如法實修金剛乘三年閉關次第,即身成就。

我讚嘆上師,是他指點我超越凡心腦筋,超越語言文字,去參悟心的本性,是他不客氣直接指出我見地錯處與缺點,使我不致磋跎多年不明方向。上師具足慈悲智慧願力、淵博學識、精深証量、及偉大的加持力,是一位真誠引導弟子由明心見性得解脫的明師。

上師除精通顯密佛法,直接以中英文傳法,能超越密的繁複名相,直指法義。如你曾多年隨藏人上師學法,雖有誠心與精進,但由言語閣闔障礙難以深入,你就會明白得遇上師是多大的福氣,上師的中文傳法可說是世界第一流。我深受上師妙法甘露的法益,一切進步因師而得,深深地感激上師,一心依止。

以我自身與上師結緣依止所得法益的經驗,虔誠希望更多有緣眾生能同霑法雨,故在此略述進入明心精舍修學的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