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師加持奇蹟 急症不動手術而癒】

中國 明心精舍 弟子 陳志高
2004年

2004年的夏天,因公由上海前往美國參展;在回到上海的次日,早上八點左右上班時覺得腰酸,並且腎的部位陣陣抽痛,逐漸轉劇,痛得趴在辦公桌上,出汗出到衣服都濕透;八點半左右實在痛得支持不住,趕緊叫司機送我回家休息,沒想到回家之後仍不見好轉,反而痛得在床上滾,汗如雨下連連濕透了五件睡衣。

到了十點左右痛得實在撐不下去,趕緊請人送我到桃浦利群醫院掛急診。

醫師看了我的症狀,懷疑是因結石引起,但經超音波掃描多次,都找不出結石的位置;於是醫師叫我不停喝水,然後再照超音波,希望這樣能找到痛的位置。但是在喝了大量的水之後,肚子脹起又無法排尿的情況下,還是找不到結石位置或劇痛真正的原因。像打一場艱苦的仗一樣,熬到下午六點左右,醫師宣稱無法找出原因,只好由醫院再送回家。

在得不到治療也無適當環境休息,又不明疼痛原因的身心煎熬下,活像在地獄中受苦一般,又繼續在陣陣抽痛中煎熬了一晚。

我一向不願麻煩別人,但這時也不得不找友人幫忙,經友人介紹轉到靜安華山醫院,繼續追蹤病因,整夜在鎮痛與不安的煎熬中渡過。

隔日早上九點左右作了MRI掃描,終於確定是嚴重大顆腎結石,並且追蹤到大結石位置正阻塞了尿道,因此劇痛中又無法排尿。醫生診斷說結石太大絕無可能自動排出,並且因為所在位置很敏感,無法將之弄碎,只能動手術取出,而手術有危險性須家人簽字,並且若作不好將有後遺症就很麻煩。

在長時間身心痛苦煎熬之中,再加上這些不定數,並且動刀是在自己的敏感部位,一時不由得心煩意亂;我的特助邊流淚邊試著用電話連絡我在遠方的家人,在陌生醫院環境的這副景相,就如同面臨生死關頭般生離死別的感覺,這是一生從未經驗過的。

雖然對上師 德威仁波切與佛菩薩一直有堅定不動的無比信心,也樂意勤於親近,但慚愧自己忙於事業,法到用時方恨少。但此時面臨生死,自然而然地就想到了 上師蓮師及佛菩薩。於是趕緊請特助打電話向遠在美國德威上師求救,請求加持。很幸運的順利地連絡到 上師,原來 上師正在美國閉關,打電話時正是閉關最後一日的座間休息時間,上師慈悲答應加持,並告訴特助一些我需做的配合注意事項。

在十點時,醫師確定需要動手術開刀才能取出阻塞尿道數日的大結石,開刀時間定在下午三點整;在到下午兩點之前的這段時間,須作開刀前的體檢準備- 例如測血醣、血壓、脈膊、有無對藥物的敏感等等。

這時由於我已經喝了大量水又排不出尿,肚子鼓得像青蛙。上廁時扶著牆站了很久,有尿意又排不出,在劇痛中只能排出幾滴;這時在絕望與痛苦中,一面扶著牆試著小便,同時也以真誠的意念一心呼叫著上師蓮師救我;就這樣略過片刻,逐漸感覺到有一股難以形容的力量剎那包住全身很快地身上由劇痛轉為酥麻電的感覺全身好像毛孔張開連頭髮都豎起來又有說不出的絲絲樂受心中完全被這種突其如來的奇妙覺受所吸引也忘了先前的痛苦變得平靜這時突然覺得下身一鬆小便剎那順利排出

原來在上師蓮師的加持下奇蹟出現原本大小與硬度都不可能自然排出的結石竟碎成三塊奇蹟式的自然排出

醫師在檢查後也嘖嘖稱奇說行醫多年從來沒有見識過這種病例能不開刀自然排出這種大小與硬度的結石而痊癒

就在這時上師由美國打電話來告知剛圓滿閉關並同時為我作了大加持迴向算算時間就是經驗到難以言語形容的覺受得到加持排出結石的時刻真是不可思議

我在醫院略作休息,到下午三點左右,幾位朋友趕到醫院探病時,好像被我開了個大玩笑,原來我已由一條虫又變回一條龍,已經穿好衣服等著出院好好大吃一頓,慶祝絕處逢生,揮別過去數日的災難。

想到 上師以前曾對我開示,一般人由於業力遮蔽束縛只專注在眼前輪迴生活的幻相不精進修行未曾累積任何福德智慧或與佛菩薩上師同修建立親密連繫都是災難臨頭才臨時報佛腳通常為時已晚矣

上師也曾開玩笑說,有些不精進的弟子,好的時候很少想到上師,都是在官非、癌症、腫瘤等災病臨頭,事業有問題,家中有人瀕死過世等麻煩時,才會想到上師。平時未曾親近護持種因,問題一來卻希望上師能將自身所受的災難全部承擔;想想實在覺得汗顏。

想想自己一生努力工作,儘力止惡修善,但是由因果定律所累積的世間有漏健康福報人緣,在這種生死關頭一樣都帶不走只有與佛菩薩上師同修建立的親密連繫由上供下施及依止上師聞思修所累積的福德智慧才是真正無漏的資產臨終才能蒙上師加持佛菩薩接引佛友助念而往生淨土超越輪迴

經過這次的經歷,除真誠感恩佛菩薩及 上師的慈悲加持解難,並發願今後一定要更加精進修行及護持佛法,才不至於雖已逢明師正法,入了寶山卻空手而歸,浪費了寶貴人身。